✤搬文順序看心情,文筆差異橫跨七年,最下方都有標註原發文時間,供各位參考。不用懷疑,都是同一個人寫的。
 
 

【佐莎】可愛動物戀曲V

Mov.1 │ 論一個菜鳥如何被兒童情報震懾

Allegro Moderato  適度、愉快的急板


「那個少年又來了。」普雷達莞爾地挽著半開的帳帷,和蓬裡的菲利閒聊。「他好像來的頻率變高了?」

「少年?我看看。」菲利推了推眼鏡,而後點頭,「是他啊,上次出於好奇,我問了他的名字,叫做南格。」

「南格......這個名字好像蠻常聽到的?」普雷達想了會兒,「是不是那個...塔哈區區長的次子常常掛在嘴邊的那位?」

「你說塔哈區的巴羅衛啊。」菲利莞爾,「是啊,我上次和南格小聊了下天,他也兩句不離巴羅衛,兩個人應該是很好的朋友吧。」

「話說,真不愧是你,總是特別有親...

13 Aug 2019

sweet dream-sweet drink

從史古基姐妹家回司令部的路上,兩位軍人的車程一度十分寧靜。引擎運作的低微聲響襯著副官淺淺的鼾聲,讓羅伊感到非常平穩,連搖開窗戶讓晚風吹進來都有些捨不得。

他的原意是想讓副官多睡一會兒,所以選了條較遠的路走,誰想這個決定讓他陷入了另一個兩難--他好想要喝對面那個攤子的熱拿鐵,每次視察經過時,他一定會過去買一杯。

但要是現在下車,就非得吵醒副官不可了。


「上校。」

「呃。」好吧,她醒了。「怎麼?」

「屬下才要問您。」她的嗓音還無法自拔地沉在上一場熟睡中慢火熬出的麥芽糖裡,黏膩地、輕喃地,化不開;胸口好似蘊著一團綿花,又軟又暖--她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睡得這麼沉了。

她輕揉有些酸澀的...

15 Jul 2019

【佐莎】Sweet Dream

※前傳是〈捉迷藏〉,本篇有作大致上的劇情梳理,不看前傳也不影響理解。但關於這篇故事之前馬斯坦古小隊曾經歷過怎樣的冒險,為甚麼普雷達會被命令不能笑等等細節,還是請各位自行前往前傳觀看,本篇就不多作描述了。

※本篇沒有恐怖描寫,請安心食用。


「莉莎?需要幫忙嗎?」

「馬斯坦古先生......」莉莎雙頰微紅地轉頭,說話間還有點喘,「您能幫我摘顆蘋果嗎?我搆不到。」

「妳早叫我來不就沒事了嗎?」他忍俊不禁,「就不用那樣上竄下跳的了。」

她沒回話,只是雙眼晶亮地看著樹上飽滿的果實,羅伊順著她的目光看去,大約猜到了她想摘的目標。


難怪她會不由分說就在原地跳起來,那的確是一顆看上去特...

11 Jun 2019

【佐莎】捉迷藏

※靈異向,請不適者慎入

※第一次寫鬼故事,自己回頭來看時恐怖感是零。大概被我寫成了粗製濫造的B級恐怖片,請喜愛鬼故事的讀者做好被雷的心理準備,我不專業啊(哭)

※不過這是預定611放送的賀文的前傳,可能會需要先看這篇才能看懂接下來那篇的設定。不過也不影響該篇劇情的整體理解就是了,大概。


「那是最近很熱門的一個話題。」哈博克替上校拿文件過來時,隨口提了一句,「本來不是熱點,但因為爆出了甚麼傳說之後,就吸引了大批人潮過去朝聖了。實際上裡面依舊甚麼都沒有,人們去也只是為了腦補那個景點裡的傳說,然後再創造新的傳說帶回來。」

「是喔。」上校接過了文件,看了一眼疊起來的高度,不禁皺了眉。

29 May 2019

我很榮幸目睹了這張接龍的誕生以及很榮幸地參與了迫害羊的行動(安詳躺)

謝謝各位太太賜糧!

主持人口條太精采了!


然後小聲說最後的吻痕真的......我只能說羊太會了(拭淚)

NO.122:

是RR群里的接龙——!
R18!还请谨慎上车!

22 May 2019

【佐莎】雪球疾風號

※群組裡聊了一晚上的佐莎經典片段,我一興奮就順手把之前打一半的短文給收尾了......不是故意那啥的。(委屈)

※看到群裡在討論我寫了很多次燉牛肉梗,我自己稍微回想了一番,才驚覺,我根本完全數不出來自己到底提了多少次燉牛肉!(艸)


「您確定真的要這麼做嗎?霍克愛上尉,那裏可是布里克斯的北壁。」

「沒有甚麼好擔心的,事到如今也沒有猶豫的餘地了。」莉莎淡然地看向窗外飛快後退的景色,「我們已經上路了。」

「話是這麼說沒錯...但是......」

「菲利上士,」莉莎瞥了他一眼,隱約閃過一絲莞爾,「你太緊張了,放鬆點,阿姆斯壯中將並不是那麼嚴厲的人。」


「噢--」

這句話就很有...

15 May 2019

剛剛被推了一篇沙雕文(喂),於是有點久違地上來這裡,然後被我這輩子從沒見過的評論數給嚇了一跳,我是突然又趕上了一波佐莎的甚麼高峰期嗎()

然後想起昨天還前天突然被拉進的群組

然後我要先說!快停止那算時差的手,我不是故意要熬夜!!!我是在回覆留言!(心虛)希望沒有漏回的,留言跟文都很容易被系統屏蔽,但我盡最大努力將每一個感想都給回應了。謝謝你們,這陣子工作和作業壓力都挺大的,在我覺得要吃不消時,偶然上來晃晃,被你們滿滿的留言給鼓舞了。

其實我一直都很清楚一件事,關於寫佐莎,我絕不會說是因為有誰的支持才能讓我持續寫下去,每當有人問我堅持的動力來源是甚麼,我都想回答,我更需要的是離開這個圈子的...

02 May 2019

一個沒有意義的紀錄

這幾天看到〈Shame〉有新的讀者留言,我稍微留意了一眼日期,發現那是2017年5月寫的文了,離現在竟然已經將近兩年。

可能因為這篇文對我自己而言太印象深刻,所以才會一直以為那是最近寫的,儘管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重溫。不知道現在看看兩年前寫的文會有甚麼感覺呢?抱著這樣好奇的心情,我點進去正文重看了一遍。


在這之前先岔開一個話題,也是最近的事。我在偶然的情況下點開了一個演講節目,是演員鄧超主講,說到他演繹一個角色時,是戲裡戲外全身融入那個角色去生活,殺青之後,他在回家的路上覺得很無助、像全身都被挖空了似地,控制不住哭了。那個角色過著痛苦的人生,而當鄧超殺青之後,也等於離開了那個角色,無法再繼...

08 Apr 2019

【佐莎】可愛動物戀曲Ⅳ

『反正既然都告訴我了,那之後有甚麼需要幫忙的就儘管說吧!』

愛德拎著手提箱抵在一邊的肩上,就像少年時那樣,說完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踏上火車,另一隻手象徵性地在半空中輕揮。看似隨性,其實他知道目送他離開的人總會留到最後一刻。


「啊,有點懷念呢,這個畫面。」

「他才剛上火車欸。」普雷達問菲利,「你懷念的是他每次『離開』的這個畫面嗎?」

「是啊,很奇怪對吧。」菲利也笑了,低頭摸了摸黑武士的頭,「以前小隊裡最常到車站送他的是我呢。每次看到他和阿爾馮斯頭也不回地離開,我都很高興,雖然有點像在自欺欺人,不過我真的很希望他這一去,就永遠不會再回來軍部。」

說完,他和普雷達相視一笑,普雷達聳了聳肩。...

18 Mar 2019

【佐莎】凝望

00


家裡最近來了一位男孩子,想請父親收他為徒。

他看起來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,直接帶了行李上門拜訪,也像是早已聽聞過父親的脾氣,所以不管父親如何拒他於門外,他都保持著翩翩風度。

除了個性溫和之外,他還很聰明。這一帶雖然有幾處住家,但還是十分荒涼,想要上街都得走上半個鐘頭的山坡路,然而那個男孩卻能每天早上雷打不動地七點準時來按門鈴,每每開門,他都宛如初見一般微笑著說早安,舉止合宜有度。我以為他是找了山下的旅館,天天早起爬上山來求學拜師,雖然我也想勸他放棄,但總歸是於心不忍,當他開玩笑地問我是否覺得他很愚蠢時,我搖了搖頭。

某天他又被父親趕出家門,身上還被潑了一身髒墨水。既然是出自父親...

12 Jan 2019
1 2 3 4 5 6 7
© 琴影 | Powered by LOFTER